• <code id="coqui"></code>
  •  

    微信掃碼加好友)

    國際知名藝術拍賣行合

    私下交易  拍賣代售

    不成交不收費

    價格高! 效率高! 變現快!


    國際知名拍賣行免費上拍20萬高端收藏家在線競買
    微信搜一搜“收藏雅集” 聯系我們_進入私人收藏家論壇
    廣告
    汪曾祺書法字畫拍賣市場成交價格
    素材來源:網絡 | 編輯:pmo81bf0d | 發布時間 :2021-09-25 | 2276 閱讀 | 分享到:

      2020年是一代文學大家汪曾祺誕辰100周年。汪曾祺第一次真正的書畫展“嶺上多白云”(9月1日-9月25日)這些天正在浙江美術館對外展出,這是汪曾祺書畫首次在國有專業美術館展出。汪曾祺生前曾經說過,“在寫作之余有三樣愛好,寫寫字、畫畫畫、做做菜?!薄拔业漠?,不過是一片白云而已,‘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

      汪曾祺文中有畫,畫中有文,他晚年文外余事的那些畫作逸筆草草,滿紙文氣,恰恰不經意間回歸了文人畫的正脈,也是他所說的“人間送小溫”。結合這一展覽,在浙江美術館與中國絲綢博物館的支持下,“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與杭州曉風書屋近日聯合主辦了“汪曾祺百年文與畫分享座談會”,邀請汪曾祺家人、展覽策展人與相關畫家、作家及藝術學者進行了座談。以下為發言實錄:

      正在揮毫的汪曾祺(1920-1997)

      “汪曾祺百年座談會”現場

      他畫中的氣息是真正的文人氣息

      陳緯(浙江美術館典藏部主任、策展人):今年是汪曾祺先生誕辰100周年,我們很有幸策劃推出汪曾祺先生的書畫展。為深入了解汪先生文學創作之余的書畫創作,討論有關文人畫的話題,今天我們特別選擇杭州曉風書屋這一充滿書卷氣的地方舉行“紀念汪曾祺先生百年誕辰分享座談會”。很榮幸今天請到汪曾祺先生的女兒汪明女士、汪朝女士和外孫女齊方女士。今天的嘉賓還有來自浙江文藝出版社的作家、評論家李慶西,中國美術學院教授楊振宇、副教授王犁,澎湃新聞藝術主編顧村言,我們都是鐵桿“汪迷”。我這個年齡段,或者在之前、之后的幾個年頭的讀者,受汪曾祺的影響都非常大。剛剛我跟同事聊天,我們熱愛汪曾祺到什么程度呢?如果雙方是陌生人,只要聊起汪曾祺,都表示很崇敬與熱愛的,立馬就能成為朋友和知音。我們那一代人,受汪曾祺先生影響非常大,包括他的文字、他的審美觀,還有對人生的態度,受他的影響是一個整體。

      顧村言(澎湃新聞藝術主編):汪老這樣一位寫作者、畫者,之所以讓我們覺得很溫暖、很親近、很親切,他是一位真誠、樸素而淡泊的文學大家,然而卻又把自己視為一個平常的人,一位平等待人的人,他自稱是“抒情的樸素的人道主義者”。我之前曾寫了一篇讀汪老畫展的體會文章《讀汪曾祺書畫展:畫者,文之極也》。對他,我喜歡用汪老頭兒或者是老頭兒、汪老這樣的詞,不太喜歡用汪曾祺先生或者是汪曾祺,就是因為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親近感。從昨天到浙江美術館就開始看展覽,細細地讀,今天上午再繼續看,把汪老的文與畫對比著讀,感觸很多,我想我還會再繼續寫一些觀展體會。

      顧村言發言

      浙江美術館的汪曾祺書畫展是汪老的書畫在國有專業美術館的第一次展出,事實上這是汪老的第二次書畫展,第一次是汪老百年誕辰紀念時在高郵博物館。

      記得第一次接觸《汪曾祺書畫集》是2002年,當時在雨中到高郵去訪問了汪老的舊居,是汪老的弟弟汪曾慶接待了我,聊了半天,然后贈了那本非賣本的畫冊給我,那也是我第一次見到汪老的那么多書畫,當時回來就寫了一篇文章。說起汪老在浙江的這個展覽,很早之前陳緯跟我講起時,就非常期待。因為汪老在我的求學與審美意識的培養中,可以說是至關重要的。我是三四年級時在一本破舊的《北京文學》上讀到汪老的小說《大淖紀事》,一讀之下非常之喜歡,后來就到處找汪老的文字看,不過那時汪老的書很少,也曾經抄過汪老的文字段落,包括后來喜歡上沈從文、廢名以及深入讀張岱、歸有光、蘇軾、司馬遷乃至民間文藝,與汪老的啟蒙都有很大關系。

      1970年代,大運河高郵段

      我曾經與陳緯講,有時甚至把汪老當做家人一樣,雖然汪老在世的時候很遺憾沒與他見過面,但是我覺得見面不見面也是次要的,因為他的文字、他的手跡都在,這樣一個很溫暖的、很樸素的、很散淡的人,同時也是很悲憫的一個人。這二三十年我看著汪老的影響越來越大,到今年百年誕辰,影響更是全方面的,這都不是偶然的,里面是有內在的邏輯和原因的。

      水仙 汪曾祺 紙本設色 68×27cm 1985年 浙江美術館藏

      汪老的話題是多方面的,一是他的寫作,李陀先生很多年前在《汪曾祺與現代漢語寫作》稱他把現代漢語從毛文體里面解放出來做了“頭雁”,說怎么高估汪老對現代漢語的貢獻都不為過。汪老是極其注重文體與語言的寫作者,他從20多歲一直到晚年一直是在寫作的,而且一直接著中國文化的文脈——這很重要,不過有一段時期他的小說與散文寫作處于“隱”的狀態,或者被京劇寫作遮蔽了,背后一以貫之的則是人格的獨立與深遠的中國文脈,他的語言可以說沒有受到后來功利與工具主義的污染。這個展覽讓我想起前些天故宮開幕的蘇東坡大展,覺得很有意思,中國文人畫,一古一今,北面是宋代蘇東坡大展,南面是當代的汪曾祺大展,他們都是詩文書畫兼擅,而且熱愛人間世的生活——寫了不少食物與知味之文,他們之間有著非常強的聯系與淵源,這并不是偶然的。

      中國文化史上的文人、畫家、詩人、作家,都是綜合性的,內在是相通的。汪曾祺先生自己講,他從小如果沒有書畫收藏的語境,沒有那樣的愛好,他的文章不會是那樣子的,他的文章很多就是一種內在的畫境,如畫一般,以氣息與氣韻勝,有著一種東方文化的空白、悠然、淡然,跟中國畫的語境都是一樣的。他的老師沈從文文章風格與中國藝術的關系也有著密切聯系,沈從文早年給湘西王陳渠珍做文書的時候,陳渠珍收藏了大量的古畫和文物,可以說他們都是深受中國文化與藝術涵養的文人。

      汪曾祺手稿

      古代文人士大夫讀書之外,對國家民族有責任,對于琴棋書畫有修養,汪老身上就有著濃郁的士大夫的特點,他喜歡寫寫字、畫點畫、喝點小酒、買買菜,有時似乎還會唱個曲,骨子里都是熱愛生活。關于他的畫我昨天寫的文中提到“從審視中國文人畫的歷史來看,在當代他或許比很多的專業畫家都要重要得多”,當然不是說他的畫作成就有多巨大,而是談的語境是審視中國文人畫的歷史,看過展覽后,我認為這句話是成立的。一個背景是對當下的美術教育來說,其實也存在著一個文脈斷層的話題,從八九十年代沈從文、汪曾祺、張愛玲這樣一系列作家的受到歡迎,都隱隱存在著文脈接續的需求在里面。他畫中的氣息是真正的文人氣息——這一點尤其重要。

      我個人覺得在曉風書屋這樣一個充滿書卷氣的氛圍,結合浙江美術館的汪老書畫展,談談汪老的文學與書畫的關系,談談中國文化的綜合涵養,對我們當下的寫作者與畫者來說,有什么啟發,可能是有很多有意思的話題。想請汪明老師先聊聊汪老的一些生活小事,作為他的女兒,您印象里的汪老,他的寫作、繪畫是怎么樣的。

      汪曾祺畫作《水仙》

      重新審視他的繪畫經歷了一個過程

      汪明(汪曾祺女兒):其實在家里,他沒有地位,他的畫在家里也從來沒有地位,到這次籌備這個畫和前段時間我們準備出畫冊的時候,才發現,他畫得真的好!尤其我女兒齊方是學藝術史專業的,她說是真的好,然后我們才開始比較重視。試圖從專業的角度來理解他畫作的內涵。

      汪曾祺女兒汪明在發言

      汪曾祺畫作題跋中記有“女兒汪明在旁瞎出主意”

      他去世以后,我們編了兩次畫冊,然后才仔細地看,覺得真的挺好,我們覺得應該跟大家一起學習,重新審視他、認識他。這次展覽中齊方把他的文和他的畫結合起來呈現,就覺得這個內涵更深刻一點,我們自己也應該不斷地理解。

      顧村言:汪老師,汪老在世的時候,畫畫是什么樣的狀態?我看這次展出的不少書畫的題跋都寫的是“酒后”,還有,齊白石題畫有“晨起一揮”,他作畫是不是也有這樣的狀態?這種細節能不能跟我們聊一下?

      汪朝(汪曾祺女兒):總的來說,(他作畫)必須喝酒。要是不喝酒的話,畫得肯定不好。他在家里喝酒,我媽是強烈反對的,因為對身體不好。但是他的寫作,我感覺不靠喝酒,因為他是上午寫作的,早上他不會喝酒的。但是他寫作,他一定要把這個東西在心里反復過,要過到非常熟了,就他認為可以下筆了,他才開始寫。他的規律是這樣的,早上起來自己吃早點,就是他自己給自己做一碗面,然后就開始要寫東西了。

      汪曾祺女兒汪朝在發言

      這是事先已經想好的,如果他沒想好,他就不會下筆,就坐在沙發里抽煙,我們屋子都給熏黃了,這樣翹著腳看著天,你在他面前走來走去,說什么話對他都沒有影響,因為他那時候非常專注,就想他自己的事。他畫畫和寫字,完全是興之所致——因為他都沒有地兒畫,你給他一張書桌,然后他就堆堆堆,都剩這么點兒了,都不夠畫畫、寫字的地兒了,然后他就推開一點,就這么寫寫畫畫了。 

      昨天有一個老師在展廳說,這張畫的紙不錯,我說那這張紙一定是人送的,因為他在我們家寫字、畫畫,是非常不受重視的。然后他自己也未必肯花很多錢去買紙買筆。他給鄧友梅畫畫,當時沒有綠顏色,就找了些菠菜汁做顏料。后來涂菠菜汁的那張畫,我們這次找出來了,結果沒有顏色——那個菠菜汁已經變成黃色,就是臟兮兮的黃色。他完全是興致上來了,他就一定要寫要畫。

      荷塘月色 汪曾祺 紙本水墨 68×42cm 1992年

      他們出去參加活動,人一多喝酒了,就有點人來瘋,然后要字要畫的人就排隊,服務員全排著,他全給寫、全給畫,那個時候林斤瀾他們就攔著,說老頭兒要休息,他還不高興呢。

      他一出去,比如大家都夸他寫得好、畫得好,他就剎不住了。但是他在家里,比如他畫得很得意,沒有地兒就鋪地上,我們都說:快快卷起來,走路呢。然后他就說不行、不行,還沒干呢。所以就沒有人認真看他畫的畫兒,有時候已經裱好了,就掛在墻上了,大家才說這個不錯,就這么鼓勵鼓勵他。平時在家里,他寫字、畫畫,就完全看他高興不高興。而且是在寫作之余,他這個就是一個消遣。

      汪曾祺,《紫薇花對紫薇郎》,紙本設色,1988年

      所以有時候他特有意思,那時候他自己買一些樣書,來了客人,我媽媽就說,你給人家一本書,簽個名兒。他就很舍不得,但有時候來了年輕人,他會問你有我的畫嗎?人家說沒有,他就去找,然后簽上人家的名讓人家拿走。

      老頭兒特別隨和,而且他也沒把他的書畫當成寶貝,他去世以后,我們給他編第一本畫冊,他那些畫,80年代初期名聲還沒那么大,書畫也沒在業界傳開,他都是畫完了卷個卷,然后我嫂子拿報紙一卷就給扔書柜頂上去了。然后這么多年下來,那個畫全都泛黃了,就沒有好好地包嘛。但是好歹1981年到1983年還留下一部分比較好的東西,因為那時候他還送不出去嘛。后來就不行了,后來因為畫名也傳出來了,所以有很多人,來了就跑到他的畫堆里挑,挑出來讓簽上名字。說實話,這種事,你臉皮厚一點就能拿到好貨,像臉皮薄或者特別不好意思的人,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像北大、師大的研究生,來了就規規矩矩的,特別畢恭畢敬的,特別把老頭當一尊神的那類人,那就拿不著畫,因為他不好意思嘛。他的書畫有很多好都送出去了,有些人出主意,說把他贈送人的收集起來,會是一本非常好的。那個難度就太大了,人家是怎么保存的,或者人不在了,這個不太容易做到。所以在第一本書畫集之后,把我們現存的畫這次拿出來看看,覺得也不錯,想著咱再編一本畫冊,因為今年是老頭兒誕辰一百年了。我姐姐的女兒齊方,因為她是學美術史的,這孩子剛考上中國美院時,說老頭畫畫不行,連個基本功都沒,結構什么的都有問題,但到了現在,就她寶貝這些畫,她大了、成熟了、她懂了,這是小孩的一個成長過程。

      現在我們都老了,別說是欣賞了,就是想盡量讓大家多知道一點,從多方面了解汪曾祺,這也是我們的責任。我們現在看起來,不好說多少年才能出這么一個人吧,還是要替他多做一點事吧。

      顧村言:對汪老的書畫認識肯定有一個過程,我看這次展覽的作品和文字配合得非常好,齊方做了大量的工作,剛才你姨媽也說了,你小時候說老頭兒畫得不行。從你的成長歷程,你怎么看你外公這個人和他的藝術?包括你小時候對你外公的一些印象,對他畫作的認識變化是什么時候發生的?

      齊方(汪曾祺外孫女):小時候看他畫一些畫,過兩天沒了,他都送人了。我就老覺得,他畫得最好的永遠是送人的。

      大學,我考入了前身為國立藝專的中國美術學院,這是老頭兒當年在昆明欲投考的學校之一,后來他被西南聯大錄取??墒且呀洺闪酥骷业乃麉s一直對沒能進入美術學院無法釋懷。站在校門口,我得意地想:我考進了老頭兒曾經神往的學校吶!

      我上大學那個時候還不太懂,大一學了點藝術理論,回去看哪哪都不順眼,(感覺他的畫)跟老師說得不一樣,想這是怎么回事呀。我那會就說,老頭兒畫得哪哪都不好,橫也不平、豎也不直,手腕也沒勁兒,氣也不順。

      大一期末的作業是寫一篇中國古代畫家的介紹,并模仿一幅這位畫家的作品。我選了倪瓚,文章寫得很順利,但臨畫時卻犯了難。隨一位國畫系的同學學了近兩個月的水墨,才勉強交差。之后在老頭兒的文章中居然看到了倪云林,還提到他早年臨過倪的字。我后悔地想:要是小時候向老頭兒學點中國畫和畫學理論就好了。

      汪曾祺外孫女齊方發言

      到現在再拿出老頭兒來看,才覺得畫得是真好。一百年了,想著給老頭兒做點事兒吧,從去年就想做這么一個事兒,但是總得有館接這個展,后來就與浙江美術館聯系上了。

      他的中國味是他自己創造的中國味

      顧村言:那對于汪老的文與畫,想請李慶西老師來回憶一下,汪老的《晚翠文談》是你編輯的,你們80年代就在交往,你來介紹一下當時對他的一些印象吧。

      李慶西(作家、文藝評論家):參加這個活動我也很高興。文學界、文化界還是有許多人記著汪老,包括一些雜志在策劃編輯汪曾祺專輯,浙江美術館這些天又舉辦了他的書畫展。

      作家、文藝評論家李慶西發言

      汪老生前并沒有擔任過重要的職務,他全靠他的作品影響人心,并在讀者當中留下那么大的影響。我有幸在1980年代的時候結識汪老,我出來前回想了一下,他送了我一本《晚飯花集》,我一看上面寫的是1986年7月。我跟他見面的次數也不多,大概也就四五次吧,我印象比較深的是三次,有一次是去北京約他《晚翠文談》書稿時,是1987年,那時候沒去汪老在蒲黃榆的家,很遺憾。

      那次是在林斤瀾家,本來計劃要把鄧友梅這些人都拉過去,結果那天只去了汪老和劉心武,中午就在林斤瀾家吃的飯。本來我們想問林斤瀾家附近有什么好的館子,我們中午請幾位去吃。那時候北京的老作家都很隨意,林斤瀾說就在我們家吃,結果帶我們下樓去買了一些紅腸、醬肘子、面包、饅頭,但全都是冷的。后來汪老就在林斤瀾家里做了一碗西紅柿牛肉湯,非常好吃。有人曾經問我,說汪老寫了許多美食方面的文章,說這個人是紙面上的理論家還是真會做。我說我反正是吃過他的一道菜,我覺得不錯。我聽北京有個作家說汪老特別會做豆腐,說他有個名頭,叫做“汪家豆腐”。1991年那次到杭州來,那次待了好幾天,差不多一個禮拜吧。有一次在三聯書店,范用與他就愛湊在一起喝酒,正好我推門去看他們,兩個人就把我拉去喝酒,喝的是黃酒,就是浙江的紹興酒。就一點花生米,兩個人就在那兒喝。我就想起這個事,就問:“聽說你豆腐做得特別好,是嗎?”他沒正面回答我,他說:“你什么時候到北京來,我做給你吃?!逼鋵嵨铱偘阉麄儺旈L輩看,沒跟他們混成一種真正的朋友。我對汪老很敬佩,他對我也不錯,但是說實在的,沒有混成真正的朋友,畢竟心里有一種距離,所以不是很自然。

      那次跟汪老在一起的時間比較多,因為那次活動,三聯書店當時在杭州有個分社,有一次他就拉幾個作家在那兒簽名贈書,那個書店位置也好,就在杭州六公園附近。哪幾個人呢?原來定的是王蒙一個,汪老一個,上海評論家吳亮一個,還有當時的年輕小說作家馬原。等到了那天,王蒙有事不來了,本來說好四個人嘛,結果就把我拉去了,我正好也有一本書,我就親眼看到汪老怎么給人簽名,四個人四張桌子,汪老跟前排了一溜人,都拿著書,正好那個時候他有好幾本書在書店都有,買的人很多。

      很多人給人簽名就是寫個名字,汪老不是這樣,他對讀者很尊重。他會問你叫什么名字,名字簽上還不夠,看到人家名字中間有什么喻意的字,我就看他給人家畫了一盆水仙,因為對方名字里面有水仙的意思??吹饺思颐掷锩嬗旭R,他就給人家畫一匹馬。我有一個女同事,名字叫梁珊,就是珊瑚的珊,結果他就現場給她畫了一幅米芾《珊瑚帖》里面的珊瑚筆架,還寫了很多的字,他當時是用簽字的圓珠筆寫的。當時我剛40歲,那時是1991年,吳亮他們還不到40。吳亮就說怎么現在的女孩子都喜歡老頭啦?馬原說咱們也有老的時候,汪老是一個很風趣的人。

      剛才說到北京故宮這些天舉辦的蘇東坡大展,我就想到汪老很像古代的蘇東坡。蘇東坡熱愛生活、樂觀、豁達。而且也是多面手,詩書畫都行。汪老詩也寫、散文也寫、小說也寫,畫也好,藝術全才,都熱愛生活,他跟蘇東坡比就差一樣:蘇東坡做過官,汪老師什么官都沒做過,我覺得不做官也好。

      1991年那次見面跟他聊得開心,他說我以后給你畫,因為他那次沒帶筆,印章都沒帶,我想他帶了肯定要把他累死了。但他回去之后,我也沒跟他要,確實我也不好意思向人家要。但是我覺得可惜的是,汪老給我的至少有一二十封信,我退休前那些信件都擱在出版社編輯室書柜的頂上,有四大箱子,汪老的也都在里面,不過我換了一間辦公室,沒有把這些東西搬過去,后來被另外一個編輯當廢紙都給賣了。

      結果我現在手里一封汪老的信都沒有了,非??上?。因為今天你們討論的由頭是他的畫展,也不能專門討論小說。

      汪曾祺畫作《南人不解食蒜》

      顧村言:肯定要討論小說,因為他的畫與小說是有關系的,他的小說有很多畫境,而且我們談的就是文與畫,是一起的。

      李慶西:他的小說有一個很棒的特點,小說里面寫的人物、行業、社會生活面很廣,有人始終認為汪老寫這些不夠大氣,沒有寫到時代風云上,有這種說法。其實我覺得汪老的視野很大,他寫民間,民間是很大的一塊,而且他寫到的五行八作,在我有限的閱讀范圍內,我沒見過哪個中外作家,像他涉及到的行業那么多。我粗略地算了一下,他至少寫了二三十種行業,而且都不是三言兩語。

      像他寫米店,那米店寫得很詳細,如果不是真正觀察過生活的人,根本寫不出來,而且那時候米店的經營方式,與現在不一樣。像他寫的那個煙店,那個旱煙怎么把煙絲瀝進去,然后又爆,寫得那么細。還有一篇寫到換麻油,他筆下的這種五行八作非常多,其實他寫學校、寫劇團、寫梨園行,這不稀奇,他是讀書人,小學、中學、大學他都上過,他在劇團也待過,寫梨園的事不稀奇,寫那種五行八作我很驚訝。他這代作家中,可能人家熟悉一兩行,比如寫種地我也很熟悉,因為我當知青也種過地,但是像汪老那么寬的,而且他自己并沒有在米店當過學徒,但是他能有那么細微的觀察,足以說明這個人對生活的熱愛,他從小就把生活的細節,作為一種審美對象,攝入自己的心靈,好好的品味,這點我特別佩服。我覺得他有種把審美對象無限化的趨勢,這一點相當不簡單?,F在我們許多人探討汪老的小說,都認為汪老的小說有種中國味,這點不錯。中國味肯定是有的,但是很多人一說到中國味,就都容易關注到他跟中國歷史文脈的關系,這也沒錯,我個人覺得他跟陶淵明比較像,這種都可以探討。但是我們不要忽略一點,他對中國文化的創造,他的中國味是他自己創造的中國味,如果中國文化沒有創造的話,以后就沒有中國文化了。就需要汪老這種多面手的,對生活非常熱愛的,有真正體驗的人,這種人去創造,然后再一代代傳承下去,所以我覺得汪曾祺的意義特別重大,我就說這些。

      顧村言:李老師剛才講到,汪老給人家簽名,畫一個水仙,畫一個珊瑚書架,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很精彩。補充一點,你說他中國文化的創造也是巨大的,我非常認同這樣的看法,這樣的創造建立在真誠為文為人的基礎之上。說到他小說的意義,大家都知道汪曾祺的小說受沈從文的影響很大,《大淖記事》、《受戒》,這類耳熟能詳的小說,其實受《邊城》、《湘行散記》影響非常大。和沈從文一樣,他在貼著人物的角度寫,文章的氛圍與氣韻則是受到中國藝術潛移默化的一種影響,這里面其實話題很多,比如《大淖記事》前面大段大段描述當地的風俗,有點像《清明上河圖》這樣的風俗畫鋪陳,汪老也專門寫過風俗畫方面的文章,而且汪老天分極高,記性好,他兒時經歷的事都記得非常深。我就想到我們小時讀他的《戴車匠》、《鑒賞家》以及大淖邊上的小錫匠,就覺得很溫暖、很平凡的人物在你身邊。從文與畫對比觀照的角度看,這里面的探討空間是非常大的。

      重塑現代漢語言的表達能力

      楊振宇(中國美術學院教授):剛才聽了幾位老師的發言,提到汪老作品中文意與畫意的結合,這個是特別值得品味的。我對汪老作品的接觸與感受,早先時候是從他的小說、散文開始的,的確是他的語言首先打動了我。這種語言的風格與表達能力,就像剛才大家所講的,堪稱20世紀現代漢語的“頭雁”。

      楊振宇發言

      我們都知道,漢語在經歷了20世紀白話文的變革之后,該怎樣重塑現代語言的表達能力,其實是整個20世紀很多人都在探討的問題。汪老的語言風格上我們可以看到,他在寫作上既有周作人那種隨筆與小品文的名物知識傳統,又有從沈從文這條脈絡過來,內在含有中國傳統的抒情之道,汪老還妙用唐詩宋詞等文學傳統的精微妙義,重新融化而成自己的文字,顯示出漢字與漢語一種新的生動性。

      剛才慶西老師說得很對,他其實是創造性的,他不是生搬硬套掉過來,更不是書袋,他下筆之際,語言文字的確含著很多的傳統,甚至包括西方世界作家的行文風格,紀德、契訶夫等作家對他的影響也很大。中西兼容,20世紀的寫作者似乎已經很難回避這樣的一個具體語境。漢語與各種歐風西語,以及大量從日語翻譯過來的詞語之間,形成了一種詞語間的“戰爭”。我們讀汪老的小說或者散文,突然間覺得有種喝到好茶的感覺,看起來簡簡單單,回味卻是無盡意。這會讓我們突然之間對漢語寫作懷抱起一種自信,相信到漢語言可以有足夠豐富的表現力。這種語言的自覺與自信,對于我們是很重要的。如果所用的語言媒介具足無盡意的表現力,可以表達出我們內心世界的各種感受,表現出我們靈魂最為幽深的狀態,寫作才可能真正發生。早先時候閱讀汪老的文字,發現漢語的表現力可以如此微妙,令人拍案。汪老的語言文字,行文簡單,看似無招卻處處耐人尋味動人心神,帶著很強的內能量。你被這些簡單如水的文字吸引,著迷,入神,慢慢也有了對于漢語文字的信心,然后你自己也會學著去把玩,去琢磨,嘗試著遣詞造句而又不動聲色。我這樣說,汪老聽見了估計會笑出聲來。

      我提到他的一些散文,描寫草木鳥獸,也有明清小品文以來的傳統。周作人就有很多筆記體的文字,知識材料的性質重了些。但是汪老的草木鳥獸,雖然也有這個名物的傳統,但是他真是不會去做掉書袋的事。我后來想到一個詞語來描述他的這種寫作,就是“懂得”。在汪老的字里行間,不是說他掌握了多少的材料,多少草木鳥獸方面的知識,關鍵的還是因為他“懂得”自己所描寫的花花草草。魯迅有三味書屋與百草園。汪老的同年也有一個“花園”。我們今天讀這篇《花園》,就會懂得,原來汪老所描寫的事物,是與他生活在一起的。所以汪老寫作中所透出的這份意味,不是去做一個客觀的對象把握與記錄,而是把自己所“懂得”所“領會”的感受傳遞給讀者。生活與藝術要我們去懂得,去領會,譬如汪老做的番茄牛肉湯,慶西老師有機會吃了,他才懂了,才知味。我們沒嘗過,就不能說懂了。但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品嘗與領會汪老的文字。剛才汪朝老師描述得很生動,汪老坐在那里冥想,萬物了然于胸。但我今天看畫展現場,有張竹子,汪老題跋曰“胸無成竹”,倒是給人一種“懂得”之后隨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了。汪老的寫作,對我們當時的成長來說,帶來了一份對于漢語的自信,這是20世紀里漢語言寫作傳統中的珍貴遺產。

      記得上個世紀80年代后期的時候,我們一圈子朋友,還是很有雄心壯志野心勃勃的?!耙靶摹钡绞裁闯潭??那時我們都有種預感,覺得20世紀的最后十年,中國可能會出現一個藝術創作的高峰,出現偉大的藝術家。然后,我們自己也很努力,心里有股說不清道不明的信心與抱負。這種心態的形成,我想就是因為有了像汪曾祺這樣的作家所共同醞釀出來的漢語寫作的土壤。

      另外,我得補充一點,汪老的寫作看似家長里短,如數家珍,其實帶有相當的研究性。他小說散文里的很多材料,他對五行八作各種知識的了解,并不是完全憑小時候記憶而來。我們每個人都有成長的記憶,都有各種經歷,但是汪老除了自己的記憶,同時也是很認真的去做功課,會用心去做素材收集,咨詢親朋好友,咨詢老家的鄉親父老。他最愛聽親朋好友講老家的各類故事,也會不斷地去了解相關的掌故逸聞,然后巧妙地化為己用。

      汪曾祺畫作

      李慶西:我插一句,你剛才說向老家人去了解,我想這完全可能,但是他寫的這些,書本上是沒有的??少F的就在于——他把已經消失的東西都給記錄下來了。一個人的親身經歷,不可能見識那么多,有可能像你說的是有意的去收集素材,但是我認為不可能從書本上來。

    田黃拍賣   潘天壽   古董拍賣會   周春芽油畫

    私下交易古董   古董鑒定   一克沉香多少錢

    黃龍玉原石價格   古董拍賣會  夏圭   啟功書法

    翡翠行情  碧璽價格   和田玉   古董微信群

    古玩交易   元青花瓷片價格   天珠九眼多少錢

    雙旗幣  古玩網  高古玉   徐悲鴻字畫拍賣

    古玩字畫   名人字畫收購    字畫拍賣網   鼻煙壺

    景德鎮瓷器   和田玉的密度   瓷器的種類   蜜蠟

       清代張懷仁   蔣蓉紫砂壺  陶器和瓷器的區別

       藝術品拍賣   古瓷器   田黃石   宋代哥窯瓷器   

    琺瑯彩瓷器    啟功書法拍賣   新加坡拍賣會

    明清瓷器鑒定拍賣   戰國紅價格   天珠鑒別

    古玩拍賣   粉彩瓷器   范曾字畫   油畫拍賣

    成化瓷器   元代瓷器   藝術品   徐榮發字畫

    古瓷器拍賣   漢代玉器  西周玉器 弘一法師

    明清瓷器  紅山文化玉器  上海古玩交易  紫砂壺

    瓷板畫   古玩市場   清明上河圖價格   粉彩瓷器

    顧景舟紫砂壺  張大千   高古玉拍賣行情  天珠

    清代畫家   清代銀錠價格   和田玉市場價格

    青花瓷    良渚玉琮   古玩圈規矩   雅集

    趙孟頫作品   青銅器價格   顧景舟紫砂壺價格

    玉器交易   拍賣成交記錄   上門收購古玩   夏圭

    畢淵明   私人古董交易   婺州窯   黃庭堅書畫價格

    黃慎字畫拍賣   徐悲鴻字畫拍賣   宋代瓷器

    齊白石的蝦   齊白石字畫價格   鑒別硯臺價格

    李可染最新成交價   李小可字畫   傅抱石作品

    弘仁字畫   徐宗浩書法   畫家呂紀   佛珠拍賣

    田黃石鑒定拍賣   文徵明作品價格   金農書畫

    古玉鑒定估價   吳宏書畫作品   民國瓷器?價格

    蘇東坡書法   鼻煙壺圖片   古董拍賣網   

    藝術品展銷   古玩鑒定專家   乾隆年制 

    壹號收藏網   蕭縣書畫網   古董網   收藏家

    ?瓷器拍賣   北京金寶齋   蘇富比拍賣   古董古玩

    新加坡拍賣會   拍賣古錢幣   上海瓷器拍賣

    盟友網   拍賣公司騙局    三盛鼎力?   星珍文化?

    古幣出售   本人長期上門收古董   古董鑒定網

    藏友網   佳士得拍賣行  古玩交易網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原創”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古董經紀人張啟冉                      專業!可靠!安全!

                                    私下交易  托管代售     
                                    微信:gdgwscyjvip           ?    價格高?!效率高!變現快!

    ?

           收藏雅集網-權威古玩交易網站-集收購,鑒定,估值,拍賣的古董投資平臺是中國專業的古董古玩交易鑒定收購拍賣賞寶拍賣網站,華夏古董古玩收藏品買賣求購瓷器字畫玉器古錢幣交易信息發布網站,權威的古玩古董拍賣行情交易價格歷史成交拍賣公司市場記錄查詢平臺,收藏家古董古玩交流論壇微信群。
    閱讀推薦
    瓷器收藏                             更多
    字畫收藏                             更多
    雜項收藏                             更多
    玉器收藏                             更多
    關于我們
    版權所有 ? 上海希文藝術品有限公司 2019 保留一切權利  滬ICP備19031063號-1   滬ICP備19031063號
    站點首頁
    免責聲明
    隱私聲明
    友情鏈接